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 廉江新闻 > 综合广东廉江市安铺无线电总厂“遣散”下岗职工呼吁

广东廉江市安铺无线电总厂“遣散”下岗职工呼吁

  • 2019-01-25 00:01:14
  • 来源:网络
  • 编辑:廉橙网
  • 330
  • 0
  • 0

    自2014年1月安铺无线电总厂(下称总厂)全体原下岗职工领到2万元,签名盖了指模便被“遣散”,正如安铺镇政府炮制的“安铺无线电总厂职工遣散和企业债务处置方案”(下称方案)文中第一条的说法:“同时职工劳动关系自动解除”这一事,现故且称为“事件”吧!

    在上世代七十年代,该厂曾是一家很有前程的厂。国产第一个卫星其中一个另件3AG64就是这个厂生产的。当时很多青年人想进那里工作也都不一定能进,安铺人说那厂是红彤彤。在九十年代时,因种种原因该厂业已完全停产,下岗职工们为了生计纷纷投向社会,为了生存他们各显其能,有极少数人发了财,大多数人是处在贫困境地,划归时下的说法,属于“弱势人群”。随着社会进步,房地产升温,“总厂”那块处于黄金地段的地皮自然是个热乎的目标了。那时镇也有数间镇办企业把厂址转让出去,得到一些钱解决职工一些困难便遣散职工的先例。总厂的职工也有盼望转让厂的土地得到一些钱以解燃眉之急。在那旷日持久的期待终于在厂原办公室主任林里成先生那里传出有2万元领,到手后大家便“散伙回家”这好消息。为了那2万元,我们在林里成那里的一张表格上签了三次名按三次手模;林里成出示那表格仅有姓名、签名两项,没有任何文字说明,那表格是什么性质的表格,大家都不知道。可说厂方一开始便给职工们设了个“局”,事后也可以证明厂方那个做法是个圈套。

    终于在2014年1月间职工们在拿到2万元便“散伙回家”的概念下,正如“方案”文中第一条载:“全厂现有职工239人,按每个职工一次性发放遣散费2万元,共需4780000元,同时职工劳动关系自动解除。”但厂方一直拖至2017年6月才发放那2万元,似乎“事件”算划了个完美的句号。大家都平安大吉了。可是世间事偏偏不像一些人想像那么完美,一个叫周康福的开厂元老,不知是中了什么邪或是听什么人教唆说,给你2万元的“掩口费”便乖乖地回家那是天大的傻瓜(有谁愿当傻瓜呢?)便一纸上访书投送到廉江市信访局。真的一石激起千层浪,“事件”便在访间发酵了,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奔走相告,以至厂方最后拿出杀手锏,即那一纸“方案”来(附方案复印件),说是你们拿了2万元的遣散费,签名按手模,还有什么可说,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没有反悔的余地,似乎事件也定局了。也正是定了局的情况下,原总厂厂长陈一良及镇政府一些人设的“局”才露了尾巴,我们签名按手模时全厂职工谁也不知道,也没有见过这么一份“方案”文件,这是个铁的事实。现在厂方拿出这个东西来正好反证当时厂方侵犯了全厂职工的知情权,那个策划人触犯了法律的规定。“方案”中第二段文中载:“经我厂多次征求全体职工意见,并根据我厂实际情况召开了职工会议,与会职工一致同意本厂实施‘三旧’改造,由市政府回收交由市土地交易中心依法挂牌出让,收益全部返还解决本厂职工遣散和偿还债务及处理历史遗留问题;一致同意本厂职工遣散和偿还债务处置方案”堂皇冠冕,白纸黑字刮不知耻文字充斥整篇奇文的“方案”中,事实上“事件”自始至终陈一良从来没有召开过职工会议,连职工代表会也没有召开过!更没有“与会职工一致同意”云云。更值得一提的是镇政府在答复上访的文中说厂方已经为厂里职工办了178人的社保。总厂人数为239人,为何只办178人,那么余下那些为什么不办?他们算不算是总厂的人或者不是中国公民?陈一良对此不能自圆其说,这说谎的水平也是低了点吧!事实上是那办理社保的178人全部都是个人掏腰包去办理的,厂里没有给过他们一分一厘钱去办社保,有少数人因困难只好把社保卡押给贷款人待几年后被贷款人扣够贷款额才取回。个别借高利的人至今为偿还借款而夜不成寐。所以说“方案”的泡制者那厚颜无耻,欺上瞒下的手法比之清末那些贪官更胜一筹。近日下岗职工代表与陈一良、镇政府派出的工作人员的一次碰头会上,陈一良在无可辩驳的事实面前,只好承认遣散职工一事,他“从来没有召开过全体职工会议。”人们说陈一良办事竞荒唐到如此地步,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欺骗239人。

    现在总厂的旧址转让出去了,据事实转让出去的收益是5500多万元。这些钱哪里去了呢?有法可依的是,像“总厂”事件的情况不管如何,首先要给全体职工办理社会保险、医疗保险,然后再处理债务及其他事项,这已是目前人们的常识了。再有如果单位经济许可还要解决职工住房公积金、生活补贴等等。总厂目前仅存239人,转让土地收益是伍仟伍佰多万元,没有给职工们补办社保、医保,仅发放2万元的遣散费是绝对不符合当前政策的规定,因此总厂职工们目前的合理要求办社保、医保,发放一定的生活补贴是职工们的合法权益,并不是有意为难上级。至于在2018年9月25日总厂很大部分下岗职工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提醒陈一良那伙及让社会上更多人知道总厂有那么一件遣散事件,组织了一次活动,目的是争取政府及社会各界有良知的人们支持,收到良好的效果。就连到场维护社会秩序的警察都表示理解,这都说明镇政府的决策人也该认真考虑事件应妥善处理的时刻也该到了。

    再说我们曾多次上访有关部门,应该说“事件”的情况都基本明朗。廉江市信访事项复核委员会办公室2018年7月20日廉信复告[2018]3-28号文载:“我委决定撤销安铺镇人民政府2018年5月3日作出的答复意见《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2018安信处字002号),并要求廉江市安铺镇人民政府重新办理并答复你(周康福)。”但时至今日,安铺镇人民政府尚未作出重新办理答复的明确文件,事情结果如何,拭目以待。明确答复为何如此难产?个中内幕如何?我们也在期待。


    现在我们的合理要求如下:
    1、强烈要求安铺镇人民政府及厂方从转让土地获得巨额资金中抽出按目前办理社保、医保的标准出资为我们全体下岗职工办理社、医保险及一定数量的生活补贴和有关福利。因为我们厂曾是安铺镇一家资金雄厚,非常有实力的企业,我们这批人从青少年起就在这个厂服务了大半辈子,把青春及生命都付给这个厂。我们有充分理由提出这个要求。
    2、要求上级对“事件”给予特别关注,对事件有关的经济问题、资金流向,重新审计,并予公示,以解人们的团疑。
    3、严正要求追究一些当事人的诈骗、伪造文件(我们的签名不是签在“方案”上,是一些人用移花接木的手法把我们的签名移到“方案”上)的犯法行为及可能的贪赃枉法行为。
    4、要求派员清查“总厂”的仓库大量物资的流失情况,十数年来,厂房沿街铺面出租的租金去向等情况,找出那几只苍蝇来。

    5、要求欺骗职工的陈一良厂长向工友们道歉。


    结束语:
    在为民生工程的政策下,我们深信在安铺镇党委、镇政府的领导下,“事件”绝对有把握妥善解决,一些妄图阻止党中央关注民生政策落实的人是在白日作梦。政府及广大民众的良知者都在支持我们。我们的合法权益终会得到维护。毛泽东同志讲:“当乌云出现在天空的时候,我们应当指出,这只不过暂时的现象,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头。到头来冻死几只苍蝇是不足奇的。

    最后我们郑重声明:在前领到那2万元是厂方给我们的“遣散费”与现在要求给我们办理社保、医保的款项纯属两码事,请在决策处理事件中予以认真判别。


    湛江市廉江市原安铺无线电总厂
    全体下岗职工
    2018年9月26日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